真假玩偶的邂逅

早上在书架给朋友找书,翻到一本2011年出版的小书《娃娃游踪:东亚 COSPLAY 之旅》,先是一阵唏嘘,这已经是八年前的一个小项目了,真是时光荏苒。

那时我在城市大学做研究助理,参与了两个项目,一个是做田野调查,调查成人交友网站上的私人故事——那还是前陌陌时代,人们约泡还是靠网站页面,后来根据搜集来的访谈和资料,我们拍了一个假的纪录片叫《Raw Data》,我们几个研究员分别饰演了几个网站用户,各自都有各自的猎艳故事;另一个就是这本书的前身,一个从研究 cosplay 开始的旅行。

研究的主要参与者是 Katrien 和我。Katrien 是我在香港交的第一个朋友,我们的关系从雇佣到同伴到雇佣到闺蜜到偶尔撕的闺蜜(主要是她撕我)到不怎么撕的闺蜜,一晃居然也十多年。她是比利时人,一生致力色情研究,做了很多出格但有趣的事情。十多年前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在研究目前行走在刀锋边缘的耽美文学,应该也是最早研究木子美和流氓燕的人。作为一个强势的巨蟹座(是不是很奇怪),她总能一边折磨你一边抚慰你,我就是这样上钩的。那段时间,我刚刚读完 Mphil,论文是写铜锣湾的一家女仆咖啡厅里资本、性别和表演之间的博弈。她在做关于制服和性别博弈的摄影展览。我们一拍即合,决定就以扮装为主题,做个新的研究。经费有限,旅游这般好事都是她去,我在后方支援。

cosplay 方面她去了北京和万隆,跟踪好几个硬核cosplay团体,从北理工我高中同学的社团到万隆附近的小山村,一路走一路看,看日本迷、性幻想、扮装和当地文化宗教管制怎样跳舞。另外两站是香港和京都,连接点是关于人形娃娃的恋物癖。

在旺角信和、高登、还有荷里活几个小商场,都有ACG迷朝圣的小店铺。其中一家是卖盗版人形娃娃,日本造型,韩国制造。她有日偶然路过,就买了两个,说一个是我,一个是她。

假娃娃.jpg

买的时候和两个香港买家搭上话,才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群体,大家花很多钱买娃娃和周边产品,然后聚会,给娃娃介绍约会,举行野餐会什么。我们被这些娃娃主人的痴迷惊住,想要更多了解他们,他们却很自谦说这点爱好不算什么,想要真知道关于娃娃的事情,要去真正的麦加——位于京都的人形玩偶之家“天使之乡”,最有名的玩偶制造商Volks(不明白京都人为什么爱大众)自家博物馆。

“天使之乡”当然不是最大最早的人形玩偶博物馆,但它绝对是最把球形玩偶当回事的博物馆。在它的网站上你可以找到很多和人形玩偶相关的历史资料,从欧洲到日本,从美学到技术。要去这里拜访,你必须要注册会员,而会员也不是谁都能注册的——要没有前科(不是其他公司的从业人员)。一个月也只开放几天,要提早很久预约。

娃娃.jpg

Katrien 是不达目的不罢休星球人,预约了几个月后,她终于凭借学者身份讨到一个非会员身份,马上上路。她随身携带了我们在旺角买的便宜娃娃——80港币左右,但在门口就被工作人员拦住,被要求把娃娃装在一个篮子里,再用白布蒙上。假玩偶不得出现在真玩偶的实现呢,扰乱神灵,只能从白布后朦胧仰视正宗。不过Katrien 毕竟是 Katrien,她还是偷偷把她的分身放出来,拍了一张到此一游。

真假.jpg

这条片可以看到,京都玩偶的崇高地位和千奇百怪的造型。之后 Katrien 又参加了一场领养(read:购买)娃娃的主人在花园给娃娃操办的成人礼。她还访问了一群借着娃娃成为朋友、情侣的主人,大家都严肃异常地装扮自己的娃娃,小声说话。在博物馆的另一层,则有更换娃娃身体各个部件的替代品,一万种颜色的眼球,一万种不同的头发,还有衣服和首饰。我们的假娃娃躲在篮子里,衣衫褴褛,像第三世界来客。

关于这个研究的更多故事,我在这里给大家放个项目链接,里面有很多图片和文字,影片我已经从 youtube 剥下来了,网站上也有。刚刚我又去官网看了一遍,这个博物馆还在傲娇地开放中,如果你最近在京都附近活动,可以带个丑娃娃过去亵渎美好,或者鸟枪换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