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到晚游泳的鱼

游到东又游到西

碎片化时代不能集中精力是常态,也是焦虑来源。前几周在深圳做游戏论坛时,就有一个很可爱的观众上前介绍他正在研发的小程序:通过玩游戏帮助人训练集中精力的能力。有点后悔当时没有厚脸皮要个免费code,因为我本人就是严重的注意力不能集中症晚期患者——这也是为什么《山顶洞人》的网站英文名是ADHK.ME。注意力缺乏的英文缩写既是ADHD,而我本人就是住在香港的长期病患。

第一期节目发出后,收到很多反馈,其中一个就是说听节目要高度集中记忆力,因为#001号山顶洞人太硬核,导致倒垃圾、挂衣服这样的小碎片时间都要点击暂停。先和大家说声抱歉,这肯定是我的问题,我剪掉了大量的重复、解释和笑话——大部分是我说的。有很大原因是为了让节目时长缩短(原来大概120分钟),另一部分原因是害怕和#001号相比,我太水……

如何用声音更好更密集更到位的传播信息与情感——这个大问题其实正是我想做这个播客的原因,坑已经挖出来了,现在我来慢慢填。其中一个方法就是利用兄弟姐妹媒体,譬如说,这个博客+播客,可以把更需要视觉的、时间的信息发在这里。另外录节目的周期也比较长,不是所有脑洞都来得及被捕捉成播客问世,为了不让怪点子和好笑话流星般划过,我们所有山顶洞人也会在这里更新或长或短、没有套路的脑洞碎片。

第一弹是马后炮,是我对#001号周脑洞的文字记录.


两条金鱼生活在小小鱼缸里,从东游到西,再游回来。

艺术家周姜杉在鱼缸前架好摄像机,用实时监控系统跟踪鱼的动态。在最后的影像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两条鱼某一个时刻游动的速度,以及截止到那时它们游过的距离。定睛看,方寸之间其实也游了很远,速度一点不慢,只是哪里也没去罢了。这涌动的、无头苍蝇式的能量,最近也在首尔当代美术馆的展览上看到过。那是曹斐在两个面积不大的立方柱上,分别放置一个扫地机器人,扁平的机器人在高台上高速运转,来回打转,始终不会跌落,但也去不到哪里,彼此之间永不相交。艺术家不无讽刺地写,这大概是当代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caofei.jpeg

而周姜杉关注的是网络时代大部分地球人的生活状态,作品的另一层是通过算法不断撷取新闻标题——来自BBC的千奇百怪的题目:《凯特王妃靓照出街》、《欧盟头痛安全隐患》、《谷歌为Youtube提供版权支持》,然后在鱼头上生成对话气泡,鱼儿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新闻标题,你一言我一语,天下大事尽在鱼口

fish.gif

他的另一件作品则在监控俗称鼠儿草的植物,因为基因链简单,鼠儿草生长过程迅速,常被用作进行太空实验,监测植物在非地表环境的生长状况。周姜杉把鼠儿草放在密封透明气罩里,再次用算法和装置将物理环境与网络新闻连结,每当新闻标题更新,罩内的光照、气温、湿度就会自动调节成新闻事发地点——加州、东京、香港,只要出现在标题里,就会被模拟在封罩内。今天我们通过信息接触千山外水,就像植物通过感官熟悉外部环境。

第一眼看去这些都是辛酸讽刺,但艺术家本人却有不同意见:“如果生活就是这样的环境,也许我们可以学著庆祝它、利用它。”

这是新一代的方式,既然拥有实现的可能,就尽情利用,不再拘泥虚拟和现实哪个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