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轉這一城:上海 DOTA 播客

雨,一直下个不停

忽然来了黄色警报

我们孤零零开party~

(此处脑补大张伟忘词就可以了)

就这样来到了上海,在上上个周日的晚上在虹口区的LOCN酒吧和冒雨前来的朋友度过一个,一个一开始很严肃后来很不正经的晚上,在此谢过大家的参与和忍耐,也对因为雨没能来的朋友说一声:你真的错过了很多啊~

活动现场1.jpeg

我想我和大家一样应该更喜欢后半部分的夜晚,就是站边游戏那部分。但原因大概和大家不同,播客部分大家给我很多建议和批评,我的玻璃心综合症立马复发,一边认真听,一边在暴击中匍匐。但今天一早醒来,忽然觉得收获好多呀,真的很难有这么多人(被逼着)给了这么多直接、详细的意见。所以,再次谢谢你~

屏幕快照 2019-08-29 下午12.15.10.png 「山顶洞人板蓝根味鸡尾酒」.

说到游戏,没来的朋友们,我们昨天从垃圾分类开始进行了一场大型分化运动。这个游戏非常简单,游戏的本名叫「The audience is your in strument」(觀眾就是你的樂器)。做为主持人,我先开一个坏例子,用一个议题分化在座的大家。然后大家可以解释,可以辩论,然后再用一个新的议题开启下一轮,我们大概为「出轨」、「暴力」、「看黄片」、「打游戏」、「性取向」、「语言天才」等等奇怪的东西不停移动了好多次。吧台小哥后来问我:你们活动到底在聊啥。

会说多国语言的天才们.

这次来上海,似乎都是为了游戏,我们在聚会上听了004号山顶洞人游戏艺术家 Alan Kwan的那集(大家努力地在广普、英文中捕捉主要内容),而聚会一半人不是做游戏的就是研究游戏的,活动结束又和《疑案追声》的设计师张哲川(游戏界李志)聊了好多关于游戏、戏剧、艺术的话题,不过要等到回去香港才来得及剪,这集非常好听,还有我最爱的演员汤包助阵,就敬请期待吧。

播客、游戏、西瓜、「李志」.

而今天一早,上海之行的另一个大工程终于开启了,我和七个游戏研究者、设计师在最后一分钟买到了dota2决赛每一天的票(别问我们花了多少钱),负责买票的人说这是一个长达八个月的工作,有一天晚上她买到(买不到)心力交瘁,嚎啕大哭起来……

这个有趣的小组叫做「EveryGameInThis.City」,名字已经暴露了本质,一群研究游戏、做游戏、靠游戏赚钱的人每个夏天聚集在某一个城市,用一周到十天的时间做一件与游戏有关的事情。大家十天里吃住都在一起,行动在一起,玩在一起,然后每天写集体日记——用声音的方式,做成播客,放在另类播客平台 idlethumbs 上。

这次在上海是小组第二次集体行动,去年此时,大家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打了十天密室逃脱,然后回到airbnb关起门睡觉聊天。今年上海是dota2国际邀请赛的主办城市,也就是说在上海的人将会和全世界一起观看全世界观看人数最多的游戏赛事,所以小组就来看人看游戏。从今天开始,我们会住在黄浦区一个大公寓里,每天吃好早饭就奔赴奔驰文化中心和所有买到票的幸运儿见证,我也不知道最后会会见证到啥。

今天是我们的热身日,结果一醒来,发现又在一间布满麦克风的房间里。我们还无法决定接下来的行程,因为没人知道日票能不能进去出来再进去,但我们肯定要在去住赛场的间歇去电竞中心、网吧、或者其他相关的地方。启程之前,我们先做了一集,七个人(有个人还没到)讲了讲自己和DOTA的爱恨情愁。其中有人在大学打了5000小时DOTA后,失去了女友,勉强毕业,但开启了电竞记者之路,给《滚石》写游戏评论;有人平日是最成功的密室逃脱设计师之一,但今天才知道DOTA里面有塔……;有人为了去现场看一次比赛买黄牛票卖给别人,才够钱飞来上海;有人因为在读艺术史研究V社游戏入迷,把射击游戏改成山水画;有人因为DOTA失去男友,有人失去女友,有人走到一起……(你们猜我是哪个?)

屏幕快照 2019-08-29 下午12.24.30.png 集合!.

说真的,在上海看DOTA真的很奇妙,十年前我第一次知道这个游戏就是在复旦南区暗黑一条街的时候看那些打输的物理系男生请生物系男生吃暗黑料理,看好朋友or男朋友宅在宿舍天天和哥们打了一把又一把。十年过去了,电子竞技在中国已经是出得厅堂、下的厨房的娱乐产业,是能够为国争光、为家添砖的正经职业,是黄牛一早就知道要屯票的偏财之路。真有点时光旅行的故事,没有长大的是我,还是打不好。

但这也许也会变,这一周我们要内部打比赛,在住的地方打,也想在网吧打(但可能外国人进不去网吧?)。大家被我口中我旦「自由而无用的」精神打动,决定最没用的人最光荣,会请输家吃大餐。也许还能再长胖几斤,才回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