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在中国看DOTA2全球邀请赛

本来想每天一更,但没有想到Dota2国际邀请赛(TI)这么紧张,每天早上醒来差不多就可以开始看第一场了,遑论我们还要早上录一集回顾昨天的播客。在主赛事之外(基本上都很精彩故此很长),还有z赛后的late show,以及我们在上海四处的电竞吧、网咖、俱乐部的大探险。真是回家就不省人事了。

除了这些切合主题的辛苦外,这一次的中国TI还有很多游戏之外的游戏,比赛之外的比赛,让人劳心费力。让我们从钱说起吧。

Money Game.

也许类似行为在演唱会、体育比赛黄牛待价而沽已经是常态,但就我观察在TI里这还是让人十分气愤和不解的行为。我访问了十几个在场内的中国观众,除了两个幸运儿是在第一天第一分钟抢到票之外,基本上大家都花了很多功夫和额外的金钱才能肉身到达奔驰中心看比赛。

比赛的前两天,黄牛可以说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迎面拦截行人卖票。在体育馆对面的马路上、地铁口旁边,大概蛰伏了二三十个黄牛。三十多到五十多不等的中年男女,显然还不知道什么是DOTA,什么是电竞。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和中超差不多的比赛,票价会随着申花的表现而波动。500的票价现在可以炒到1500-15000——视乎哪天哪层,以及三支中国队伍能走多远。

赛事的第二天,也许是国内外关于上海黄牛的丑闻报道已经铺天盖地,主办方不得不采取行动。我没有亲眼看到,但在各个中外讨论群都有人谈起看到一个拉横幅抵制黄牛票的人被保安带走。到比赛的第三天,场外已经没有可见的黄牛了。

黄牛.jpeg 含有DOTA黑话的锦旗.

但票价依然奇高,在奇奇怪怪的角落里总有一些打扮朴素的大叔大婶问你:「要票吗?」由于中国队这两天表现不错,肯定会出现在决赛的战场上,最后两天的票价从原价两千多一度被炒到了一万几,然后又不断下跌。我在想我是否见证了一个短暂的微型金融产品的诞生。除了这些职业黄牛(其中有人连微信都不会用,很难想象他们对电竞怎么理解),咸鱼和其他二手票务网也很忙碌,很多DOTA微信群里也出现买票卖票的对话。

大家能够买到的票集中在二层和五层,又因为二层位置居中,更受欢迎。热门的比赛,比如有实力强队或中国队的比赛,五层和二层都很满。五层的座位越往上越不好,因为视线太高(倒是可以把全场的情况看个清楚),但是现场很强,认识不认识的人很快都能因为同样的爱——DOTA聊个火热。

黄牛对话.jpg 某晚和黄牛的微信聊天.

三层和四层是贵宾座,这几天基本上都是空的。前两天我们不小心丢了一个录音设备,梅德赛斯奔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可以去失物招领处拿。塞翁失马,我也因此有机会短暂地和梅赛德工作人员聊几句,第一个问题显然是:「谁才能去第三层和第四层」。答案是,梅赛每年都会把这两层租给上海的各家大公司,所以这两天没人也是正常的。这也是梅赛极为少数的电竞赛事,大家都还在适应(譬如如何控制每个买票的人一天至多进出三次)。

据说三层和四层也是可以卖的,有一对从美国飞来上海的中国情侣告诉我他们一早花了快两万买贵宾票。到22日晚上,老干爹打败VG之后,买票的、卖票的到处都是。我们都很兴奋得看着价格直线攀升,体验了一把炒股散客的感觉。不过,23号,RNG失败之后,决赛票价又降到6000 。是谁在决定票价?我们都在问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答案。

Location Game.

我们中的一员,澳大利亚来的密室逃脱设计师李尚伦在Twitter上非常活跃,Steam的很多员工都是他的粉丝。其中一个知道我们在上海看TI,就很慷慨地给了一张V社的员工票我们。机会难得,我们决定每人都应该去一天。电竞记者Will Partin先去看了昨天一整天,他告诉我们贵宾席视角奇佳,还有免费酒水。我们听了都很兴奋。

今天终于轮到我,果然,过安检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贵」宾在哪里,有特殊的安检门,连给我带手环的工作人员都很温柔。等我游游荡荡进去V社的卡座,我真的震惊了,不但主屏幕就直直对着我,我甚至可以看见屏幕下正在打比赛的每一个选手,那块象征无限荣誉的盾牌也就在眼前。整个卡座都没几个人,大家也都是和我一样拿V社员工好友的票来的。两个俄罗斯小哥因为很偶然的机会得到这两张票后,连夜买机票从泰国(他们在泰国工作)飞过来。他们不太了解新生代的中国队员,但是非常憧憬现在担任解说任务的一些老中国选手。目前,俄罗斯的两只队伍都已经被淘汰,他们就坐山观虎斗,看得开心。

VIP的视野.

V社的几个工作人员一直跑前跑后,我刚有时间和其中一个大汉自我介绍,角落里一个戴眼镜的中国男人忽然生气地冲过来问我:「你有票吗?你是V社的吗?你是这个位置吗?我要叫保安了!」我惊诧极了,就在五分钟前我刚刚采访过他,他自己说是拿V社朋友的票进来的,所以他现在是忽然神经病发作了吗?我向来害怕突发的冲突、暴力(语言和肢体),路边见到小狗都会本能躲开。但我也一直想让自己别这么软弱,所以就努力很硬气地问:「凭什么?为什么?你不是刚还说你自己也是拿别人票进来的吗?」这个讨厌的男人一脸得意说:「但是我有票!」一边说一边举起手上的那张纸,姿态就好像他举起了整个地球……那张VIP票看起来就像高等人的良民证,他可能一下为自己这一天的蓝雪沸腾了吧……

这时候他转成了很烂的英文,给V社大汗说:「He is so embarrassed for our chinese people! He don’t have the VIP! I call the security! 」而我编辑职业病上身,还在纠正他:「I am a she, and I am not embarrassed….」然后意识到这不是正确的战略,V社大汗可能很尴尬,说:「她是V社2包厢的,就在旁边。」然后闪退了。

这事情太奇怪了,而我也用完了所有的力气,在门外不争气地哭了一会儿。准备回去问他到底觉得我哪里给祖国丢脸,他又是何许人也。组员们不断发短信安慰我,然后说送我们票的Steam员工也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神仙妖怪。等我收拾好眼泪回去,他还在自己的牛逼座位里表情沉重地看比赛,就好像山本五十六在指挥日军奇袭中途岛的那种姿态。不过,他已经拒绝和我说话,继续牛逼地看高等人比赛,我在蓝色灯光下终于使劲说了声:「你真让人恶心!」然后拍了张照片。尚仁的妹妹宜仁是艺术插画出身,很快在微信编辑器里把他P成了恶魔。

显然,起码在这个讨厌的男人眼里,一些人比另一些人看上去更不适合在VIP包厢看比赛。这时候我开始怀念五层,那里大家做的近而密,有什么不懂得一问就有人主动解释。前天还有个来自西安的19岁小哥给我全程解说了RNG的翻身之战。我好想念那拥挤的友好。

小哥.jpeg 从西安来看赛的19岁小哥和他的朋友.

即使去不了梅赛,在上海也有其他看TI的方法。昨天我们几个专门去了正大广场的竞技场,在一个巨型商场的三层被围起来的贵宾席,150一张票可以坐一天,可以无限次进出,无限畅饮。屏幕就在眼前,椅子格外舒服。我们都不由自主说:「比梅赛舒服多了!」我以为这里都是附近的下班族,但四下一问才发现,大部分人都是从全国各个地方来的学生和上班族。大家没有抢到票,又不愿意喂食黄牛,于是就去上海这些官方看赛的场所——商场、网吧、电竞体验中心。也有人把所有的钱都用在了决赛票,这几天就在上海其他地方打野。还有人一直抢不到票,就在各种群里潜伏,等着有人卖票。这些大大小小的群一直响个不停,除了之前的这些信息,也有约饭,约去香格里拉等签名的,还有人不时用手机直播现场(梅赛、正大)给看不了的兄弟一睹痛快。

mall.jpeg 正大广场的观赛区.

也许,我们会把决赛票送人或者转让,然后转战杭州,那是LGD的大本营,也许那里看这支不可以输的队伍的决赛表现。

请祝我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