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台湾的可爱型脑洞(实现中)

制作开脑洞的播客就会碰到更多开脑洞的人,此一乐也:)

今天就因为《山顶洞人》认识了在台北一所大学教视觉传播设计的助理教授王建尧,他多年把个人博客当作笔记本用,记录各种忽然想到的奇妙点子。开脑洞不容易,实现更难,快十年的奇思妙想里,目前只实现了一个设计产品。想的多,反而压力也大,这是多洞症患者的常见困境。

不过其实没关系,记得卡尔维诺有篇奇怪小说(redundant here)是说有个城堡,里面每个房间都有一个水晶球之类的东西,是某一种想象中的这个城堡(还是城市)的样子,那么有一千个房间就有一千个城堡的样子,只是每个都凝结在时间里,还来不及实现就已经结束了过去了。有个俄罗斯裔的坏脾气艺术史学家老头叫 Boris Groys,常常嘲笑现代人(不仅限于艺术家)的疲于奔命,他有篇文章就说每个人都在急着写项目计划书,结果那些计划不是根本没被接受就被丢在了垃圾桶,就是项目通过后发现实在不能用,也被丢在垃圾桶。

有一种艺术作品叫做device art,怎么翻译好,装置艺术、设备艺术?就是很多脑洞大的人想出来一个机器可以做很多事情,但实际上做不出那样的机器,有人画草图,有人做个造型,展示一下,变成看得见的脑洞,其实也很棒啊。(就是讨厌没有事前说明,导致我之前在一个展览很傻地带着一个假的眼镜以为能看到张东健)

铺垫的差不多了,也该做饭了。就此打住,给大家搬运了一些这个台湾老师/设计师的脑洞图,是不是很可爱呢?他还有很多宝藏藏在自己的博客里,可以点击这里去看看。

屏幕快照 2019-08-01 下午6.37.48.png
屏幕快照 2019-08-01 下午6.49.13.png
屏幕快照 2019-08-01 下午6.51.09.png
屏幕快照 2019-08-01 下午6.54.19.png

忽然想去那个满是水晶球的城堡看看,或者,把「山顶洞人」做成那个城堡的播客版本!好激动,你呢,你有什么没实现但念念不忘的脑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