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播客剧场:有罪无罪什么罪 你来定夺

如何访问一个不愿接受采访的艺术家?如何交叉访问一个身在疫区内的人?这都是我在面对艺术家“坚果兄弟”时第一时间要处理的问题,他帮我提供了一种解答的可能:“你自己编吧,反正以前记者也是我让他们随便写的。”他是真的不在乎,这个常常能够抓到社会痛点以荒谬行为登上头条的湖北艺术家,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真诚的。除了本身不爱说话外,他也对艺术系统有不信任——“当代艺术有点像时尚产业的一环”。但他确实值得书写,而从不同角度来看他确实也会有不同解读。我软磨硬泡倒真是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不如我们做角色扮演,请你得罪过的所有人和公司来控诉你把。也叫艺术史家和记者、营销号发出他们的声音。”他当然同意——这也是自己编的一种。于是就有了你将要读到的这篇奇怪文字:虚拟模拟审批。需要说明的是,稿件中来自艺术记者、大惊小怪晚报记者和公关狂人的部分文字的确来自于艺术记者、媒体好奇心日报和一个叫“公关狂人”的自媒体。

写完成稿,忽然觉得也许声音是一种可能的表达,刚好做“山顶洞人”。软件硬件都齐备,只是缺人,于是我找来自己的好朋友们(主要按声音和口音筛选),还余下一些角色没有着落。坚果于是按自己的常用方法,拉了一个群,里面都是他这些年做公共艺术时遇到的、帮助过的、帮助过他的当地人。大家听到这是一件为了坚果的事情,踊跃报名,小小微信群变成广播剧场试镜片场。有个人被我选中录音前,问我:“这个不是为了黑坚果吧,他是个好人。”录音中大家会听到来自湖北、北京、内蒙古、陕西、广东多地的口音,这也是意外的收获


原文请移步:《有罪无罪什么罪:请参与一场对艺术家坚果兄弟的公审》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517-culture-performance-art-bro-nuts/?utm_medium=copy © 端传媒 Initium Media 版权所有 翻印必究


一直想用声音的方法做个剧场,最近又打了很多剧本杀类的语音游戏。 于是最后把一篇艺术访问做成了虚拟法庭。 更机缘巧合地遇到了很多方言口音。

为了不透露剧情,只能说:

这是一个人格分裂的低难度法庭 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人格分裂的高难度社会 所以我们早就受过极好的训练 以为断案判案都十分简单


感谢参与录制的所有声音:

法官:碧海

坚坚:科长

果果:陈硿

汪老板:小刀

艾记者:良骏

钱经纪:陈拍岸

赵家人:阿粽

姚董事长:Kay

公关狂人:小鳄

大惊小怪记者:山高人为峰

梁董事长:寿荣


剧本:杨静

剪辑:Ramune 杨静

后期: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