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初体验,DOTA第一天

「dota 是游戏设计师的游戏。」

晚上我们大家瘫坐在沙发上,Stephanie 不无骄傲地开聊。昨天是DOTA2国际邀请赛TI9的第一天,我们一早就起床去了——公安局。一行七人中有两个美国人、一个加拿大人,三个澳洲人,大家非常自觉去登记注册,主要是为了之后还能自由地进出中国看DOTA。

再从地铁站出来,我们就被票贩子包围了,单日票从1300-1800不等,双日则要1700-2200。一个职业票贩子阿姨说,虽然比不上周杰伦演唱会,但还是很好卖,第一场比赛已经开始,还是有大批外地人、外国人过来找票。可能我们太穷又很诚实,杀价杀了太久,她叹口气说:「不如你们明天来吧,因为明天没有中国队,可能200就够了。」

sculper.jpeg 地铁口的黄牛大军.

我们的团队从三四个月前就在买票,在加州大学教书的 Stephanie Boluk 和 Patrick Lemieux 在开票当日打了鸡血,开好两台电脑、三台手机,刷了一晚,刷出了0张票。接下来就是几个月的淘二手票,既从职业票贩子那里拿票,也认识了一个因为抢票时疯狂点击导致买多了票的美国小哥。我们和小哥经过漫长的互相测试,终于敢于相信彼此进行交易。事实上,今天我们第一次见到了小哥真人——美国南方来的十八岁少年,这是他第一次出国。另外,非常值得一提的是他原价把票转给了我们。

进场先走过了两个涂鸦墙,大部分是中文书写的支持话语,也有很多是骂票务的,比如大卖SB什么的。一个RNG的美丽女平面设计师粉丝送给我一堆可以贴在脸上的纹身。

WechatIMG149.jpeg RNG手作纹身.

进场那一刻,说实话还是挺震撼的。蓝色的主灯光下,每个人都带着一个时不时发光的手环——赛事一紧张全场手环都发出白色光,非常奇观。刚好是LGD对俄罗斯队,现场观众大部分是中国人,是不是就狂喊LGD。我们进去已经是第二场,没多久就2:0了。三个生气的俄罗斯大汉在比赛正式结束前就起身离位了——我们马上过去占了位置。

我和三个澳洲人坐在第五层,也是最便宜最多人的一层。我们四个相对而言是DOTA小白,其中李尚伦和李易伦兄妹是墨尔本的密室逃脱设计师,这是他们第一次看电竞,也是看DOTA;Peter Nelson是香港浸会大学创意媒体系的老师,主攻游戏美学,他更熟悉CS,没看过DOTA现场;而我,我就不献丑了。我们一边看,一边互相问,旁边还有个穿着Secret队服的大学生小哥,一直好心答疑解惑。对新手而言,DOTA真是个很难的游戏,你需要不停问什么是假腿,什么是跳刀,什么是老妈妈……

第五层的视野.

LGD下场后,在大家的欢呼声中BurNing解说了一下前场赛事,不免又说起了DOTA的当年事,旁边一个带老婆来的大哥,边听边叹气。他已经五六年没有打过DOTA,听着台上的老英雄讲古,自己也回忆起青春往事——这也是DOTA的新手障碍把,有太多情怀不是很容易就能共享的。

接下来VG比赛非常焦灼,解说们虽然一直很努力保持中立地介绍两边队伍,但仔细听还是不难听出大家都很想中国队赢。中间我们出去喝水,刚好见到俄罗斯队在签名,大概排了两个人吧,我就拿出早上RNG免费派发的海报背面,给他们签名,结果还是被发现了,Crystal喃喃自语:「RNG,RNG,唉,RNG」。

签名.jpeg 俄罗斯选手的签名.

这一天第五层很多人,出入并不流畅,小吃吧的食物很快就售罄,我只买到了25块钱的薯片,把自己咸死以后又买了10块钱的一杯水。到VG的第三场,我们感觉都要饿死,发誓明天一定要吃个巨饱才来。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我还是兴致勃勃地看了RNG的drafting,这是我最喜欢的比赛环节。并不是因为被AR挑逗上瘾,而是能更加直接慢速看到一场比赛的形态如何慢慢被决定,两队之间的智力较量如何露出锋芒,这时Patrick也移动到我们这边,开始一个角色历史一个角色历史的介绍起来。说实话DOTA不是对新手友善的游戏,很多术语确实需要不断熟悉,但听懂之后,那种会心一笑的快乐也是值得的。我最喜欢是看选手们的镜头——这大概是访问环节外最能够看到他们真面目的时候。

屏幕快照 2019-08-29 下午12.35.03.png 引入AR技术的drafting阶段.

比赛开始,我和易伦却溜了。她的远房亲戚飞目前在英雄联盟上海工作,我们约了火锅边吃边聊,在火锅和任何事之间我一般都会选火锅,但今天看draft看得我真不想走。不过外国友人既没现金也没微信,我只能一百个不愿意奔赴打浦路。英雄联盟与DOTA,一个城市里的两个巨型比赛, 自然又可以聊一晚。不过如同远房亲戚所言,与其说电竞项目之间有竞争,不如说代理或主办项目的公司之间竞争更多。市场足够大,无需针锋相对。飞曾在半年失业期内沉迷英雄联盟,所幸去RIOT上海求职,一做就是三五年。她对DOTA并无敌意,「电竞内部的竞争,更多是公司之间的,游戏项目之间其实还好。」也许是因为和新兴手游的威胁相比,DOTA并不足以让人担心。

下楼取车的时候,我们在扶手梯偶遇一个正在做直播的女孩,那么巧就是英雄联盟的官方主播,微博上有四百多万粉丝的女主播Candice,飞的好友。八月结束还有十天,Candice好像还有几十个小时的视频尚未制作,不过不必担心,这周末虹桥机场附近场馆会有英雄联盟比赛,那将会是个忙碌而多产的周末。

屏幕快照 2019-08-29 下午12.36.37.png 坐拥百万粉丝的电竞主播.

到airbnb和所有人汇合才发现每个人都累得坍塌,本来野心勃勃可要去上海宾馆参加赛后赛观摩的几位也踌躇再三,到十二点多主场赛事仍未完结,也就放弃了挑战自我的野心。我们把所有战利品都摆在房子一角,这将是我们的dota神龛。

我们的神龛.

大家一边吃饺子补充体力,一边赞誉今天的比赛太过精彩。写了十几年电竞的记者Will说,这一届比赛真的十分精彩,每一场都出乎意料(虽然他每场都押队宝)看得又兴奋又累,他和Stephanie是在二层看比赛,戏称自己在富人区,人少距离近,看得真切。CN DOTA BEST DOTA。我念着自己朋友圈上朋友的留言,Will 说各国都有这样的说法,德国人这样说,挪威人也这样说,也是这个从下往上开始的游戏的魅力所在——玩家通过自己的智慧和奋斗书写游戏、也书写历史,故而人人都有情意结,都想赞颂自己和战友的奉献。

我翻译Billibili上一个视频的台词给大家听:「沈从文说,我行过很多地方的路,走过很多地方的桥,看过很多地方的云,却只爱过一个正好年龄的人。DOTA对我们来说,就是这样的游戏。」话音未落,瘫在沙发上几个人纷纷哀嚎,「这话说的,太精准,也太伤心了。」又来了精神,老鸟开始给小白普及DOTA历史上不断改写、定义这个游戏的玩家和设计师们。

我边听边敲键盘,脑子越传越慢,而这,只是第一天。